目前日期文章:200509 (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   

↑   迷你麥斯產品一哥小超幫我訂購的Cableyoyo,因為不知道要拿來捆死什麼產品,所以先買了兩種看起來比較不放蕩的顏色以防萬一


nige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要藉由"水壺"來讓自己聲名大噪似乎有點困難,但Michael Graves做到了。就像Philippe Starck的三腳榨汁器代表了90年代,而Graves圓錐形設計的鳥鳴壺成為ALESSI公司80年代的代表作,但這不過是他上百件作品中的其中一件,而且Graves這個傢伙很不務正業,除了幫設計Alessi產品之外,他本身還是個建築師。

而他在設計完鳥鳴壺之後也幫Alessi設計了許多奇奇怪怪的鬼東西,其中包括了這支1995年設計生產的摩卡壺, 比例短小而渾圓是它的特徵,材質是鋁而表面加工成粗糙的咬花面,可以防止在爐火加熱的過程中,造成表面的損傷,所以即使在我使用過很多次之後,它的表面還是依舊如新。

摩卡壺大概是自1933起,由義大利Bailetti公司推出的八角造型濃縮咖啡壺。當初摩卡壺的由來
,是20世紀初義大利火車站,提供靠站火車旅客因無法下車慢慢喝的快速咖啡,所以用多用摩卡壺當作煮咖啡的工具,三杯份的摩卡壺製作時間,大約是三分鐘。

nige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

 
 
↑   透早就被快遞的電話吵醒,穿著四角褲去樓下領了包裹,完全不記得我買了什麼易碎品回家,反正不收錢的包裹先簽收就對了 ! (看到易碎品的標籤就好想用力摔一下)


nige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   

這趟旅行的開頭其實很簡單,就是幾個大男生想要趁年輕到歐洲去流浪一下。這是個令人熱血沸騰的話題。一群人馬上展開討論,並且當下就決定要來個史上里程數最遠的班遊。現在就是RIGHT NOW(鄭金典,2005),阿典說的一點也沒錯。

當然後來發生的很多事情並沒有像想像中的那麼美好,要面對的問題也很多,研究固然是很自由,但是一旦畢業之後,首先會面對到的是兵役的問題,先拋開這個因素,那後面會發生的問題如下:旅行經費、時間、參與人員數量、要到哪邊玩、要怎麼玩、交通工具、語言、
…..等等諸多問題。如果你把自助旅行這件事想像的跟戀愛巴士旅行團一樣美好,上車睡覺下車尿尿,遇到美好的人事物就告白接吻回日本。那表示你的腦袋跟我去歐洲前的版本差不多,可以去7-11買罐新的腦漿更新一下。

旅行的事前的準備非常多,如果你不想被旅行社狠撈一筆,當然只能什麼都自己來,學生什麼都沒有,但時間也不多。從護照要用的照片拍攝,到護照的辦理、簽證、兵役的出境單、歐鐵車票、訂機票、飯店、歐元兌換、旅行支票、旅行用品採購….
等等一堆都要在時限內完成。

nige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  

去義大利,學產品設計的一定會去朝聖的,肯定會有ALESSI這個牌子。

ALESSI的歷史淵源沸沸揚揚,在這就不多介紹,請大家去看小林的新書。因為在台灣,沒有人比我更懂ALESSI(林銘煌,2004)。老師都這麼說了,我們當學生的當然也不能造次,畢竟他老人家老是把「我是明志工專第一名畢業,RCA第一位華人博士」掛在嘴邊每日對學生熱烈放送,深怕無人不知他大有來頭。

有興趣的可以去搶購他的新書"義大利設計精品的築夢工廠Alessi ,出版社/代理商:桑格文化,作者:林銘煌,定價980"。

關於這個榨汁機,介紹跟推崇它的人很多,收藏的人更多,曾經有個爛設計公司的爛老闆說,每個學設計的設計師都應該買一隻回家照三餐參拜,足見這玩意的威力十足。

nige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yes!我回來了,再上傳了一堆照片之後,突然覺得該來寫個網誌,畢竟去歐洲鬼混了三十天,只放個幾張辣妹穿丁字褲的照片也說不過去。不過三十天發生的事情太多,在遊歷過四個國家之後,已經不知道該從何講起。

英文很破又硬要自助旅行當然是很辛苦的(我個人喜歡來硬的),在德國那邊的居民英文都普遍好,所以不能亂講。在義大利,居民的英文都普遍爛而且很多人聽不懂英文,所以亂講沒有關係(很爛的邏輯),所以我的英文在義大利有了大幅度的進步,尤其是購物用的英文,用英文跟聽不懂英文的義大利人殺價當然是很利害的做法,他還能懂我在抱怨什麼而自動降價也是很神奇的事了。肢體語言在義大利是夭壽重要的環節之一,亂比一通又假裝生氣也許能拿到商品折扣也說不定(當然也可能會被趕出去)。

不過自助旅行真的是一件會上癮的玩意,坦白說玩到第十九天,就已經迫切的想回家了。不過現在才回來不到一個禮拜,我又想出國了。也許旅行是一種身理需求,你的腦下垂體分泌物會很清楚的告訴你這件事的重要性,雖然身上會有很多不同功能的分泌物,當然好好的跟分泌物溝通是很重要的。

剛回來這個亞熱帶島嶼,最不習慣的就是語言,在國外亂講中文沒有關係,我們經常當著老外的面批評他,當然臉上要掛著親切的笑容,而且他們大多也會用微笑回報你。而發現前方有辣妹走來的時候也可以大聲的跟後方的同伴通報,雖然這不是多光明磊落到可以拿來說嘴的事情,不過語言的特質本來就是這樣。聽不懂的人死好活該也是沒辦法的事。直到回來那天在赤臘角機場等待轉機的時候,看到一堆扁平的東方臉孔在講蠢中文,大家才互相提醒不能再亂講話了。

其次的大概就是氣候,台灣還真是幹他媽的潮濕,當然這個跟別人媽媽沒有什麼關係,只是這個重音的語助辭很好用,請多多忍耐我常用這個語助詞。畢竟這不是什麼要拿去發表的鬼論文,自己的網誌亂寫沒有關係。只是當你走在馬路上吹來那種濕濕的風的時候,就會想要罵一下幹之類的來表達一下當時的心情。罵完就會爽快很多。很無奈地方大概是我雖然是一個研究生,但是骨子裡卻是一個死台客,而更無奈的是你正在看這篇無聊而髒話又多的文章。

去了歐洲四個國家,當然也吃了很多道地的美食,但是旅行到義大利的時候,我已經巴著口水想念牛肉麵了。是的,即使是他們的咖啡多好喝,披薩多好吃,義大利麵有多讚,我還是會想要吃台灣的牛肉麵。義大利的物價太高,隨便上餐廳吃一餐都要十五、六歐元(大約等於台幣六百),加上一堆服務費跟桌巾費之後,

nige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